不卖茶卖茶园寿宁县下党村弹起琵琶脱贫

扫码手机浏览

不卖茶卖茶园寿宁县下党村弹起琵琶脱贫。

房屋俨然,青山高耸,农民不时在茶园劳作。初春,他们在福建省寿宁县下党乡党村旅游,一幅淡墨写生的山水画卷逐渐展现在我们面前。

30年前,这里是一个没有道路、没有自来水、没有照明、没有财政收入、没有政府办公场所的村庄,人均年收入不足200元。

作为闽东一大批贫困村,近年来,下党村因地制宜理清发展思路,不再卖茶卖茶园,实现了从贫困村到小康村的精彩转身。

山密、地薄、土差,青山绿水曾经是下党村的痛。下党村党支部第一书记曾守富说,人不能一次留在村里,年轻人去异乡打工。贫穷落后是困扰下党村人民多年的噩梦。

千万不要留着金饭碗乞讨食物,也不要从脚下的土壤里寻找黄金来摆脱贫困。曾寿富说,村里的山是绿色的,云雾环绕,有很好的高山茶生长环境。村民们虽然不识字,但几代人都是手把手教的,很多人都知道怎么种好茶。既然下党村有茶产业基础,我们就要把茶产业做大做强。

明确发展思路后,下党村两委立足实际,带领全村大力发展茶产业。然而,由于地处偏远,交通瓶颈,茶叶遇到了销售问题。

既然茶不好卖,那就改变思维,反弹琵琶,而不是卖茶卖茶园。2014年,下党村规划实施扶贫定制茶园项目,推出600亩扶贫定制茶园,从全国各地招募爱心茶园主。茶园主以每年每亩2万元的价格购买茶园,合同固定5年。买下茶园后,茶园主将茶园的生产交给专业合作社打理,每年收获固定回报。茶园卖了,茶叶也卖了。

在定制茶园的带动下,下党村每公斤绿茶的年平均价格从原来的2.4元提高到2016年的10元,茶园每亩收入从2000多元提高到6000元,茶农收入翻了一番。随着茶产业的发展,离开家乡谋生的人纷纷回国寻求新的生活。

50多岁的村民王明江的大儿子患有肌营养不良症,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,欠了10多万元。为了还债,老王不得不常年在外打工。2015年,老王回到村里,加入了当地的专业合作社。

我以前在外面工作,到处闲逛,一个月工资3000多元。现在在一家合作社工作,一年收入3万元左右。另外,每年家里的茶青都能赚到一万多元,这让生活越来越有希望。王明江说。

为定制茶园项目快速健康发展,下党村还为村内茶园、茶厂安装了数十个高清监控探头。茶园主无论身在何处,都可以通过手机客户端随时看到茶叶的种植、生产和加工情况。

现在,我们去北京、上海等地卖茶,直接通过手机向顾客展示真实情况。村委会主任王菊娣说,“我们有信心,我们的客户觉得可信,我们的订购热情更高。”。

看着下党村宽阔笔直的水泥路,看着一排排整齐划一的村民新楼房,看着四周一望无际的青山,记者由衷地感到,一片茶叶让茶农致富,青山真的变成了金山银山。去年,该村人均收入超过1.1万元。曾守富说,下党村用自我造血诠释了新时代扶贫精神。

推荐文章